2007年7月15日 星期日

god? and then?

趴在一張無邊無際的紙上,四周是一片空白,頭上頂著和煦的陽光及藍天白雲,

手上握著彩筆,手肘旁還有各式各樣的色調與一個萬能的調色盤。



畫著一個人,希望他能多看到一些太陽,就能讓他早起。

畫著一座籃框,希望他能打球,希望他能快樂的揮灑汗水,就能讓他在那玩耍。

畫著一台收音機、一本本的雜誌,希望他可以加強他的破英文,就能讓他整天泡在那裡查字典。

畫著一座圖書館,希望他能在開放時間去看期刊、翻書或是賺零工,就能讓他在那。

畫著一台機車,希望他能到他想去的地方、找他想找的朋友、吃他想吃的大餐,就能讓他在那。

畫著一台打字機,希望他可以盡情地寫作、記錄一切他所想到的念頭,就能讓他在那。

畫著一道牆、一部音響,希望他心情不好時可以靠坐在牆角、播放自己此刻最想聽的歌曲,就能讓他在那。

.........

...

.



手痠了、倦了,就放下彩筆,翻個身躺下吧,

太陽換成月亮吧,將天空的帷幕拉下。

「晚安!」

微風吹撫,是那麼樣的舒坦、愜意,

就算再也醒不來也不打緊了。





--

這不就是最希冀的模樣嗎

1 則留言:

mars76411 提到...

GOD DAMNON

FROM:修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