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6日 星期六

遊記-惡魔傀儡

惡魔別來-趁虛而入 [apr]



喜歡也好、討厭也罷,

也說服不了他,是個空盒子,

生命沒有重量,沒有滿腔熱血、不再執著堅持。

挑戰,應該說是陷阱,是避不開的,一定會陷入的。

這一秒,他幾乎呼吸不到空氣,就當其他人都還起鬨著他的不屑一顧,

無奈又如何,生命又如何,

原來追夢是如此地美,當他再也沒夢可追時。

喉嚨掛掉又怎樣,肝毀了又怎樣,不喜歡也得喜歡。

那傢伙很可惡,令人作噁,

使他痛哭、使他無法成功,使他做出與自己想像完全相反的事,

他失敗、他錯過、他懊悔、他好不甘心、他好恨,恨透那個魔頭,讓他一無所有,

而那個傢伙就在他的身體裡面。



惡魔你好-屈服



他們不曉得,所以不諒解,這是可以被理解的,

不應該去傷害任何人,他從前很會顧及別人的感受,

他總會想得很多,那只是在惡魔被熱血壓住的時候。

現在,那些狂熱被澆熄,被惡魔踐踏,這是件壞事吧?

但是一點也看不出來,他似乎變得很快樂,

因為他再也不會為任何人、任何事掉任何淚,

即使他欺騙、他捉弄,那又如何呢?寧可別人傷心,也再不要看見自己摔倒。

那個倔強的懦弱者被取代了,再也不準出現了,

接受惡魔的契約,這樣才會得到他所想要的。



惡魔別走-虛偽 [may]



的確,穿著糖衣不代表他很可口,

但是那是看不出來的,也許吵吵鬧鬧,

但內心的惡鬼並不會這樣認為,他批判、他偏激,

他不在意那些噪音、那些籠絡,武裝得淋漓盡致,

他欺瞞,只為了遺忘,那個天真的夢,與那段愚蠢。

他墮落,只為了慾望。



惡魔定居-張牙舞爪



反正離不開了,反正得不到了,

那就隨他意思吧,對自己好一點,

沒人說放縱不好,惡魔早看透人生、人性,

就讓他決定,什麼該做,什麼該放手,

至少,不會讓那殘缺現形。



惡魔現形-Dont bleed him out [jun]



或許他開始操作EQ,他曉得何謂真正渴望,

所以不曉得修養為何物,不曉得厭煩與容忍的界線,

他不想讓主人受傷,他很忠心。

也許靈魂走了樣,

也許被逼到絕路,

也許氧氣很稀薄,

也許沒有轉圜的餘地,

惡魔不會讓任何人榨乾主人。



惡魔悲鳴-僅供回味



每當人回身彎腰想低下頭來想重溫舊好時,

那些東西依舊還在,只不過都失去了原樣,

那些片段的記憶、美好的碎片是能夠拾回的,

只是,

拼不回去了。



惡魔去死-撕毀傀儡



也許縱容就等於傷害,沈默就是愚笨,讓欺瞞大於真實,

任性與意氣用事或許才是對的。

也許期待的同時就是封閉雙眼的開始,

一頭快樂的期盼總是不覺另一頭的苦悶,

不過這不就是他所謂求全的代價嗎,當他需要惡魔時,它不在家。

他意外,那層醜陋的外殼是如此地薄弱,當他走投無路時,

原來一直以來那巨大的靈魂,狂奔的男孩,一點一滴地被出賣,

因為他懦弱、恐懼去面對,那些,他需要憑藉那惡魔才能短暫地歇息,

困獸之鬥,懼怕就是作噁不已的源頭,

但這不是長久之計,他很清楚,即使一拖再拖,結果也不會更改。

終於,惡魔幾乎吞蝕掉他所有能量,在耗盡之前,

也許是上帝看不過去了,也許是靈魂還是掙扎了一會兒,

危機可以等於轉機,決定權一直都握在他手心,「he did that」

當支支吾吾像個小孩時,就已經沒有所謂惡魔的存在。

把親手捏造的傀儡撕毀,剖出他的靈魂,緊緊地抓住。

原來呼吸可以這樣暢快,他再也不敢背叛靈魂了。

找回那最初的熱情,當個更懂事的執著少年,

在一切一切過後的現在起。

2 則留言:

Anonymous 提到...

哈哈 容我說一句

惡魔去死這個標題好好笑 哈哈哈





anyway

妳自己跟我說過的

沒有必要討好每個人

好辣你只是比較厚道

不過惡魔掛掉之後還真是暢快 XD

qheroq 提到...

對阿!很暢快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