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2日 星期一

蠢蠢欲動

前晚看看SA背背自介就耗到一兩點

老實說我還放flash back

因為他3:18,而且節奏越到後面越壓迫

對3分鐘左右的自介來說,是很好的背景配樂

然後睡覺還是默想教授會問什麼

我要答什麼,雙手要擺哪裡之類的

翻來覆去意志忽醒忽沈

直到6點整的「分裂」把我吵醒

眼睛是用「瞪」的,完全不想賴床

因為根本沒睡到只是躺著等死而已

上一次用這種方式起床好像是去泰國那天吧



我只能說這是我這輩子穿的最正式的一天

比從前畢業典禮之類的場合還屌

原本想說買件毛衣隨便搭一下

結果還蠻有樣子的



9點先筆試

然後中午面試

所以要順便搭我爸載老姐去上班的便車

一下車,到了筆試的會議廳

靠!怎麼每個都這麼面熟

原來大家都推台政師.............

無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跟台大的中英雙翻不一樣

師大是發大概六七頁影印的一篇期刊

然後發一張題目卷上面有五題

用申論的方式回答(中文寫)

原來想說都寫中文應該會比較容易

後來我錯了,期刊內容很多

只有一個半小時,要看還要寫五題申論,我寧可寫中翻英勒

看著手錶拼完之後,一個人走去摩斯等口試

沒人陪我一起推甄,還真是寂寞



實際上我跟本吃不下

即使我很節制的只點了一個餐但是漢堡就是吃不完

只好一個人在背草稿,但是後來接近中午

師大的同學越來越多,它們討論聲音又好大

這裡我發現他們的聊天的內容...

都是有點深度,例如政治、經濟、時事

卻又很輕鬆詼諧地談,同學聊天之間一點也不勉強,或是這才是大學生吧

我們.....不是聽八卦就是喇賽....哈哈哈哈哈



離開摩斯到圖資所的門口

跟助教報個到,然後看著一個個

臨刑前:「我好緊張哦」「我頭髮有沒有亂」...

臨刑後:「完蛋了」「我不知道我在講什麼」...

這時候我才知道起碼有一半都是師大幫...

因為實在太緊張了,完全不想在背東西

只好跟旁邊一個生病奄奄一息的同學聊天

他說他從台中上來,又感冒@%@^#$&

說著說著就換我,死馬當活馬醫吧



一進場,我感覺進到另一個次元

「各..各位教授午安」

「其男,歡迎你到師大來」我感到奇特的是中央說話的這位是政大的楊美華教授

不過管不了這麼多,誰來我都要正常發揮,不過似乎是不可能的事

結結巴巴的自介,跟我背的內容大約有30%左右的差異

右邊這位教授我比較不熟識,應該是兼任老師

左邊就是鼎鼎大名的卜小蝶老師,果然跟照片上長一樣,很陽光

因此其他三位師大專任老師似乎都跟周董一樣很忙沒來



原本以為它們會問一些「問題」

呃...我指的是一些比較叼的新概念之類的議題

他們竟然問,「你家有鋼琴哦」「你怎麼兼顧學業成績跟課外活動的」

只有小蝶老師有在問研究規劃的部分

主要還是環繞在系館與服務隊給我的影響

不過顯得他們看我的那本看非常仔細,連興趣那裡都看XDDD

氣氛很輕鬆,但是我肩膀就是放不下來,不知道在幹麻

最後還是出獄了,呼



跟奄奄一息的伙伴打個招呼,應該在政大還會碰到一次吧

然後就離開和平東路,回輔大借賈誼新書,準備今晚把古騰堡結束

還在文圖碰到王麻,「你怎麼都沒說今天不用上課啦」

唉呦,我以為慢地有打在暱稱應該就等於公佈欄了耶

好吧,班代又失職了



停了車

瞧了瞧vino旁箱子裡的斯伯丁

對不起,我好像曾發過誓不會讓你消氣的

我還是一個多月沒拍了

脫了黑亮亮皮鞋,放進鞋櫃

Bounce也在暗示我,好啦,別急麻

回到家,老媽狂問我過程如何如何

解釋半天回到房間,摸摸琴架上的灰塵...

我想我就快打完我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了。

5 則留言:

lyhua0516 提到...

公布欄功能很晚才發揮,

聯絡人有限, 才跟你說的呀

skydavy 提到...

加油!

雖然我無法給予你啥幫助

也只能給你狗屁的精神支持

不過~有夢~有目標~去追逐

是一件很好的事

不管結果如何~

只要曾經努力過~

只要曾經揮灑過自己的血汗~

這些就是你的成長回憶

是只有"你"才擁有的



PS今天我又跑去學校了啦= =+

Thechosen9 提到...

待射之箭緊繫弦上

放盡力氣才能一瀉千里

箭一射出就無再回頭的餘地了

去追你的夢吧~



我佛慈悲~~~

skydavy 提到...

怕他

看到坦克不閃的是白痴

qheroq 提到...

to 0516:粉紅色佈告欄

to sky葛格:你都不問人,亂衝,以後開坦克很危險

to egg:我以為你被蔡炳修盜帳號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