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2日 星期五

這一秒

這一秒我只覺得想吐

原來以前就是這樣

難怪那一整天都吃不下東西



感受不到所謂大四的所謂自己時間比較多

覺得留給自己的時間非常少

行程表與記事本上的事情跟我都沒有太大的關連



怎麼現在每週都還有作業

搞什麼東西阿

又不是上家教班

還要天天盯進度是不是



學務長與學生有約

我只曉得谷欣廳的椅子很軟、便當很難吃

剩下他說了什麼,我什麼也不記得

只記得有人問輔園7-11的事,他說改成給殘障用餐空間



通識接了一下投影機

還蠻懷念那種感覺,Q毛問我怎麼這樣熟練

上一次大概是每週三的媒概吧

麗娟那時的講義,永遠都是投影片,跟他一半臉黑一半臉亮的模樣



食量又開始大了,大概是被迫早起的關係

其實也根本睡不著,渾渾噩噩

腦子重複引用的錯誤格式

台大教授嗤之以鼻的模樣

對啦,我就這樣而已

然後就被趕出來了

是沒錯阿,我一點也不適合做研究,也一點都不想



最近好幾次差點車禍,大概跟不能用右煞跟速度有關係

說也奇怪,當別人在我面前煞死,我倒是沒心跳加速的感覺

這大概跟老人家都亂騎車一樣吧,反正我就這樣來撞我阿



--

嘮嘮叨叨,我只是很悶,一直做自己不情願做的事情

這不就人生嗎!

阿!再研究看看阿

2 則留言:

Thechosen9 提到...

少騎車多搭大眾運輸工具吧~

你也不要想太多了吧~

qheroq 提到...

哈哈 我手已經好了啦

一切都會很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