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7日 星期五

心情很複雜

因為我動搖了
報了國家考試只是安了個心
實際上我幾乎沒什麼準備
我知道沒上也不會怎樣
然後就去唸書

不過這也象徵我對自己的不信任
我覺得根本不會上
連高考都不敢試
因為只取一個
是這樣嗎

我不想走圖書館
那研究所呢
我一直在找一個答案
但是上了台大並沒有給我那個答案

因為無名有整理國考的關係
有些不認識的伙伴開始跟我聯繫
然後沸沸揚揚地準備
聽大家說彥翔也很拼
我倒是先找了個打工
彷彿全世界只剩我沒在準備考試一樣

我沒有慌張
但很徬徨
時間彷彿告訴我
離開輔大後是一路上的挫折
我不想在死背任何東西
國家只需要一個個背誦員嗎
所以這麼多人會跑去普林斯頓?

不曉得未來怎樣才對
我知道我得到更多就失去更多
這種煩悶的感覺一直揮之不去
而且是前所未有的
應該不會有人瞭解吧

因為我一直把興趣或自我開發領域
是全部的
我沒有專長
我那股該死的固執總覺得我努力就可以把那樣事情練起來
那現在我要練哪一樣呢
太多太浩瀚我摸不著邊

我不想搞不清楚這個
就盲從大家抓著幾本書去圖書館準備國家考試
我好想好想到另一個地方唸書
那裡的人不會叫我硬背沒意義的規範
不會叫我不寫不出來還要硬掰出東西
只會教我然後學習就上工
我不怕吃苦
但我怕不確定感所造成的一切徒勞無功
但我所熟悉的環境人事物裡環節都持續在做這樣的事
而且都視為理所當然。

1 則留言:

lins18th 提到...

本來想用e-mail的方式,還是直接回算了。


我們真的很像呢!在某些個性上真的一樣。

說實話,我曾經想過和你想的一樣的事。
也曾經試著尋找答案,希望心情能平靜無波,而不是暗潮洶湧。
但是,過了高中,到了大學,我沒有得到答案。


當然我們遇到的情況不一樣,我還沒碰到國考;但想法一樣,周遭環境向來很難單憑一人之力改變,我想這樣的思緒衝突是一定會有的。
想法一樣就不必再贅述,我只能說:在大海中,你很難去做些什麼,海水仍舊會帶你前進,只是在過程中,你可以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槳,不再隨波逐流,而這需要一點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