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4日 星期五

糟蹋

這篇髒話多

篇幅又臭又長

要有心理準備





恨死

恨死

恨死

恨死自己

幹麻要有完美主義

糟蹋應該快樂悠哉的日子



遷車的時候阿翔跟我揮手

他揮非常久

都快走過他了我才發現

「咦...喔掰掰」

好像被發現些什麼一樣

馬上把自己拉回來

「你怎麼看起來很累阿」

「哈哈哈,哪有」

「恩掰啦」他笑一下

還是一派悠閒的騎走



我應該比他輕鬆的多才對吧

為什麼他總是能夠這樣輕鬆瀟灑

我永遠不可能

幹機掰



我天真的以為這只是個小事

但是要處理時才發現並不是這樣

攝影師、全班、教授與助教

三方的所有時間要同時出現在一個點

然後拍照,幹是很難哦

幹真你他媽的麻煩



你的實習時段剛排好

他那天下午要參考

你要考多益

他要去參訪

你要打工

他要看牙醫

你要參觀圖書館

他學士服後面破了

阿雞說他包包掉了裡面有學士服

小童說要發邀請函

老學長才有借畢業證書的捲軸



我就是天殺的覺得

覺得教授們「應該」沒事情

「那天絕對不行,碩士班要面試」

靜宜自顧不暇地跟我說

我只差沒罵幹

然後就開始無限迴圈

靠背阿,我應該先喬教授在橋班上吧

我是在搞屁哦

我是智障嗎

幹你完蛋了

你會害死人

我他媽的就是討厭這種突然冒出來的聲音

這個聲音就是來自另一個我



上一次那傢伙怎麼出現的

在一年前的林口長庚醫院

范雲青、黃源賀、王麻在手機沒訊號的急診室

而我蹲在外面跟大家通電話

因為營本部鑰匙在我身上

蔡炳修罵我智障幹麻裝英雄害他不能完美演出

然後酷哥說NT會其滷蛋的野郎載我回去

等30分鐘,大概是這輩子最長的30分鐘

那傢伙不停罵我,他就像站在罵旁邊指責失神的我

我忘了幾台救護車來來回回

多少的人們在為裡頭的親人是生是死而徬徨失措

而在我面前走來走去、抽了幾根煙、又踩熄了幾根

那傢伙罵得比誰都凶,然後NT來了

我們倉促回到渡假村

永遠記得戴著墨鏡的值星官站在門口等我

把鑰匙拿給他後它就馬上回去準備大學入門

對!大三表演已經結束了...



所以誰罵誰埋怨我,我都接受

因為我早已經把自己轟炸完了

沒有人喜歡被麻煩

所以我更恨透自己麻煩到別人或是造成別人困擾

再多的責備都不會比我的自責讓我還想生氣



人為什麼會生氣

當那個責備自己的傢伙

說的一點都沒錯的時候

而那個人往往是我自己



網路社群的中堂下課回到系館

馬上叫邱惠其他們不要在寫卡片了

時間要重橋

一切都要重新

班上的一定要最後橋

然後就是無盡的抱怨

一直觸發我的EQ上限

我討厭被遷怒、遷哀

所以我不爽或是心情差

碰到朋友還是馬上能說能笑

但是今天還是破功,差點跟姑姑吵



我只能說我真的不適合做領導

因為我還是會顧此失彼

加上該死又對自己要求超高

以為可以弄好這種小事

然後在人人有事忙的大四

在沒啥必修能宣布事情的大四

弄一個禮拜,以為可以照計畫中順利進行

結果勒

搞得累半死,換來一堆幹

自己更幹!一回家先躺著睡覺

半小時後小步傳簡訊吵醒記得去林有重慶生

突然想起來今天是Airalert第四週的最後一天

突然想起來我還沒吃飯

跳完之後洗個澡就8點了

只好買去滷蛋家吃了



機八

明明就是個活動

為啥要想這樣多

為啥不能跟上次賣當當一樣搞訂

如果換其他人做,他們會怎樣弄

大家都在忙,事情都很多

所以我更不想增加大家忙碌中的負擔

但是問題就是層出不窮

最靠背的就是搞半天卻敗在一個小環節

媽的!幹死了

我知道大家都不爽

即使他沈默

即使他說喔好

即使他準備樵我

我都瞭,也都準備好了

我也很希望我是那種做錯事還能渾然不覺的人

那種人一定很快樂

幹所以我不快樂

即使上了台大又怎樣



阿阿阿阿阿阿

氣死我了

今天唯一的好事大概是吃了白木屋的蛋糕。

2 則留言:

kkjalin 提到...

SORRY~~

qheroq 提到...

哈哈 不用管我在這發瘋啦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