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6日 星期三

創作-passiveness

很愛、很恨這樣子的世界。

總讓人滿懷期待、雀躍歡愉,令人好捨不得離開身邊一切一切,

快樂好容易,真正的快樂不曾存在,它只在夢裡上演過,因為,好貪心;

總讓人痛哭欲決、心力憔悴,令人對周遭好惆悵疲憊一切一切,

痛苦好容易,真正的痛苦不曾出現,一個念頭像糖融化後,煙消雲散。



也許吧,男人真的粗線條,總是不能在需要快樂的片段,給別人溫暖,

或許吧,一次次慢半拍的回應,只因為一點點的阻礙,

可能吧,靜下心想才知道答案早就浮出檯面,

說穿了,也不過是這樣而已。



大概吧,女人真的太細膩,總注視著細節將它誤解、誤會而略過真實,

應該吧,一次次的曖昧與等待,只是在替緣分找藉口,

這樣吧,愚昧地以為懂得什麼叫做給自由、說放手,

看開了,轉身卻又被眼睛背叛。



好倔強、好固執的個性,永遠相信潛意識的猜忌就是現實世界的模樣,

又錯過、又懊悔的情緒,永遠在牢籠中嘶吼與付出搞錯了勇敢的時機,

一遍又一遍告訴自己別搞砸,一遍又一遍輸給了時間,

受夠了那層詭譎的布幕,剪斷了風箏上若有似無的長線,

放棄了,卻埋不住自責,

所謂愛人,所謂愛情,只是獨鍾於自己身上那扯也扯不下的虛偽罷了。

清醒吧!



--

當寫作與呼吸一樣時,那是很自然而然地不需要任何的刻意,也是我最期待的生活。

2 則留言:

lyhua0516 提到...

厚~~挺閒的嘛!

竟然在班代生日當天晚上在家打網誌,

也不跟大家一起幫班代慶生的唷!

起碼要在最後一行說一下生日快樂呀!

qheroq 提到...

你更閒好不好.......

你生日跟我打網誌有正相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