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3日 星期六

beyond the self

我以為昨天車子在人生地不熟的桃園被吊走
當晚走了五公里的路去領車已經是件又雖又扯的事
沒想到今天一早老爸的眼睛也發難
我們家眼睛一項向都非常差的
全家到了名醫張正忠的眼科耗了一個下午雷射
要不要開刀還要等到星期二回診才能決定

我終於能體會
從自己老爸什麼都能幫我
變成什麼都要我幫他的感覺
現在只希望那片視網膜傷口別裂下來
至少讓他老人家能做他想做的事

我還以為不拿生活費就是一個大人的表現
吃屎
我想我要拋棄那種什麼事都有老爸在家的概念
老姐要邊唸書邊當老師累得要死
我想這是我的家
沒有啥比維持住這個家更重要
不能再有小孩心態
什麼都交給大人去做
只顧自己今天要幹麻而已

1 則留言:

許瑞庭 提到...

你的想法跟我一樣
不是只有不拿家裡的錢就是大人的表現
雖然我有時候還是不小心雙手一攤
三餐錢...